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季初诗词文集

久客天涯已非客,也称黔岭是家乡。

 
 
 

日志

 
 
关于我

娄季初: 德国汉诺威大学热动研究所访问学者,主攻发电厂“定压”与“滑压”运行经济研究,成果及论文在德国应用和发表。历任技术员、工程师、总工程师、厂长、校长等职。中共党员,高级工程师,中国电机工程学会会员,德国工程师协会会员,省诗词楹联学会会员,“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诗词作品散见《中华诗词》和各省市、香港、纽约等诗词报刊。出版《一得斋诗词文集》一卷。

网易考拉推荐
 
 

荣获五一劳动奖章的前前后后  

2017-05-18 22:06:29|  分类: 转载,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荣获五一劳动奖章的前前后后


19824月,我如期踏上了赴德留学的里程。

早在1980年末,我在四川外语学院进修期间,就写信给德国有名的热能动力学教授哈??贝尔先生。我说:“我是贵阳发电厂一名技术负责人。我翻译了您的大作《燃料的?》”并在在国内杂志发表。现在我已获得留学德国的资格,我想跟您继续做?的研究。希望您能接纳。贝尔教授很快就给我回信说:“很高兴收到您的来函,并同意接纳您。但现在不行。我现在汉堡一所军事学院任教,只能接受德国尉级以上军官,但我1982年起将在汉诺威大学工作。希望你按时到汉诺威大学热能动力研究所报道。”我把这一情况马上向教育部做了汇报。教育部当机立断,让我先赴华北电力学院边学习计算机编程边等待。于是我有一年的时间学习线性代数和计算数学的机会。这对我后来在德国从事研究是大有裨益的。

我到德国以后,贝尔教授很快就约我谈话,并交给我一份书面研究课题任务书。我一看这任务书,有点茫然,但又觉得,还有两年时间,也不必着急。

我所在的热能动力研究所还有一位叫鲍尔曼的教授,他是教动力设备的,和电厂设备十分接近。他参加的几次大型企业国际研讨会,我都跟着参加了。因此比较熟悉。学校很快就放暑假了。放假以后,研究所虽然不关门,但研究生们都将四处打工去了。于是我去找鲍尔曼教授,要求到汉诺威发电厂实习。鲍尔曼教授二话没说,拿起电话就哇啦哇啦了一阵。然后写了个纸条,交给我:要我次日到汉诺威工业公司(负责城市煤电水的总公司)人事部报道。德国人办事效率,令我折服。

次日我到了公司人事部,主管舒尔茨先生询问了我的姓名、年龄和住址以后,对着另一位先生向我说:这是汉诺威赫伦豪森热电厂生产厂长阿斯姆森先生,你的工作由他安排。祝你工作顺利,合作愉快!再见。

于是我到了赫伦豪森热电厂,跟阿斯姆森先生实习。

赫伦豪森热电厂是一座城市高温高压电厂。有两台机组,一台烧煤,一台烧天然气。电与全欧联网;热与该市另一座热电厂并列运行。自动化程度很高。但凭我在国内电厂滚打了几十年,很快就熟悉了这座电厂的常规运行方式。所不懂的就是他们经常提到的“滑压运行”,他们把我说的常规运行方式,叫做“定压运行”。于是我一边请教阿斯姆森先生一边又查阅了资料,还读了几篇相关文章。

于是我暗自给两种运行方式下了定义:定压运行就是锅炉压力保持稳定不变(即国内提倡的压红线运行),用汽轮机的主汽门开度调节电力负荷;滑压运行就是保持汽轮机主汽门开度不变,用锅炉压力调节电力负荷。我在国内电厂是负责经济运行的。于是潜意识地下了结论:滑压运行不经济。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阿斯姆森先生。他反问我:为什么?我一时没有回答。便说:可以做个试验,验证一下。他一听做试验便楞了一下,说:那可不是容易的事,要厂部提出申请,公司批准才能请专业队伍来做鉴定试验。

过了两天,我向阿斯姆森先生提交了一份《滑压运行与定压运行经济性对比试验实施方案》,这个方案完全建立在该厂现有的人力和物力的基础上,不动用外部力量,但要求调度指挥另一座热电厂配合调整负荷,以保证试验进行。

恰好又过了两天,阿斯姆森先生批准了上述方案,并召集有关人员通报了一下。试验便按我的计划正式开始了。

那时我精力十分充沛,当天的试验,我能在当天整理好数据。如此这般,奋战了近一个月,试验结束了。

试验结果完全和预想吻合。我回到学校研究所利用研究所的计算机做整体数据整理,并编写试验报告。这个报告最后指出:如果赫伦豪森热电厂一号机组以定压方式运行,一年可比滑压运行节约30万马克燃煤费用。

阿斯姆森先生接到报告后相当高兴,他把报告分别转报给厂部有关部门和汉诺威工业总公司。

我在研究所把报告改写成一篇论文《滑压运行,何益之有?》交给贝尔教授和鲍尔曼教授。我没有想到,德国有名的专业刊物《Energie》(能源)刊登了这篇论文,秘书告诉我,是鲍尔曼教授推荐的。

几乎与此同时,阿斯姆森先生通知研究所,汉诺威工业公司总经理要接见我。

汉诺威大学热能动力研究所的总工施罗德先生陪同我,共同出席接见。汉诺威热电厂的正厂长和阿斯姆森先生也出席了接见。汉诺威工业公司总经理向我颁发了表彰书和奖金。我把奖金转交给阿斯姆森先生,请他分发给参加试验的所有人员。总经理马上拦住了。说:试验的总指挥是您,主导思想也是您的。其他人员只是工作。您受之无愧。

消息传到贵州省电力局。电力局办公室和贵阳发电厂分别向我发了贺信。陈实和周连震两位同志写了新闻报道。电力部各级报纸和贵州省各种报纸纷纷刊载。

汉诺威大学热动研究所也热议一时。一位德国研究生十分暴躁地说:我们德国的工程师们哪里去了!德国工程师协会吸收我为A级(不交会费)会员,协会秘书长还带我到汽轮机制造厂基础理论部进行交流。

1983年末,我把我在德国学习和研究心得写成论文,其中也包括我刚到研究所时贝尔教授交给我的那份研究课题的研究成果,交给贝尔教授,作为博士论文,申请博士学位。

博士论文在动力机械系获得通过,但在波恩没有批准。理由是我在国内的学历不够。于是我把这篇博士论文,分成短文,包括已经发表的共五篇,分别在《能源》和《热能》杂志上发表。

19845月初我如期回国,19848月初,我被任命为贵州电力局首位实行厂长负责制的贵阳发电厂厂长。1985429日,获《五一奖章》和《四化建设标兵》称号,并被载入《电力人物志》。

我在任贵阳发电厂厂长和任贵阳电力技工学校校长期间,没有做出惊天动地的成绩。退休20多年了,群众还说:娄厂长没有搞到事(即没有搂到钱);他不整群众。我任职的第一天,就召集了一个全场职工大会,向全场表态,不以权谋私,请全厂监督。作为上级,我不收贿。作为下级,我不行贿。一次一位老上级到我的办公室,直截了当地指着自己的衣袋和嘴巴说:我们来厂里干什么?就是一为这个,二为这个。我没有表态,所以在某些上级眼里,我并得不到“赏识”。

退休以后,我受聘任贵州省因特翻译信息公司总经理。德语是小语种,是冷门。当时又懂德语又懂技术的人不多,我利用网络技术包揽了全国许多大城市的德语翻译。北京某翻译公司还把我的头像和简介印在他们公司广告册上。楼继伟任贵州省副省长时接见列支敦士登外宾,省外办专门派我去做翻译。我还先后组织三位中医教授(其中一名为中医学院院长)到奥地利讲学三个月。这在推动中医走出国门也是罕见的。我写了一篇文章《关于中医走出国门的思考》,发表在《中国医药报》上。

我自幼就热爱古典诗词,1962年开始业余学习。2005年以后放弃翻译工作,而从事诗词创作。2012年出版《一得斋诗词文集》一卷。我还多次到我所属的单位----南方电网贵州电力学院为学生讲授古典诗词,普及国学。我写诗词,没有华丽的辞藻,但多是正能量。党的十八大以后我填了一阙词:

鹧鸪天·新长征

万里航船率众撑,初心不变续长征。通衢开拓先擒虎,安乐民生更灭蝇。    正身影,美心灵。治军治党履严行。复兴伟业中华梦,屹立东方世界惊。

学院成立四十周年校庆时我又填了一阕词:

满江红·庆贵州电力职业技术学院四十华诞词并序

嗟夫光阴荏苒,岁月沧桑。开发能源,沐时代之风雨;电力建设,浴风云之流光。且夫天之时,地之利。改革大浪,洗涤大地腐尘,红枫湖滨,提供辽阔天地。

于是贵州电力学校成立,下乡知青看到希望。纳士招贤,教师如虎添翼;蛟龙入海,学子睿智飞翔。继而整合资源,三校合为一体;规模扩大,跨入高校殿堂1

矧夫成绩斐然,远程教育普及国内;域外办学,合作已达澳洲。固定资产投资,超过四亿;实习设施建设,全国一流。培养人才,分布祖国各地,各行各业,都居学术带头。

拼搏争来,三整合,名坛入列。无到有,何曾止步,曾倾心血。四十春秋风与雨,人生百岁光和热。为电网,不断送英才,新陈叠。    前进路,多曲折,传薪火,岂能灭。知行一,理论与实践,紧密相接。网络连通区内外,交流已越海洋阔。让今生,与电结情缘,难分裂。

1:三校即贵州电力学校,贵阳电力技工学校,贵州电力培训中心。整合后为贵州电力职业技术学院。集学历教育、继续教育、党校教育于一身。具有四亿以上固定资产和先进的实习场地。跨入全国著名行业高校行列。

我这个人,最大地特点就是坚持学习。生命不息,学习不止。我争取在有生之年,再出一卷诗词文集。在弘扬中华文化方面,尽我个人微薄之力。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