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季初诗词文集

久客天涯已非客,也称黔岭是家乡。

 
 
 

日志

 
 
关于我

娄季初: 德国汉诺威大学热动研究所访问学者,主攻发电厂“定压”与“滑压”运行经济研究,成果及论文在德国应用和发表。历任技术员、工程师、总工程师、厂长、校长等职。中共党员,高级工程师,中国电机工程学会会员,德国工程师协会会员,省诗词楹联学会会员,“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诗词作品散见《中华诗词》和各省市、香港、纽约等诗词报刊。出版《一得斋诗词文集》一卷。

网易考拉推荐
 
 

学习欧德绪先生《漫说诗词中的抒情主人公》一文的一点心得  

2016-07-13 22:48:00|  分类: 诗词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习欧德绪先生《漫说诗词中的抒情主人公》一文的一点心得

 

我读诗,不求甚解。欧德绪先生读诗追根寻源的态度,值得我学习。他把抒情的主人公归纳为“我”,(第一人称)和“他、她”(第三人称,文学作品中的形象)是非常精辟的。

在一般文学作品中,主谓宾是句子中不可缺少的基本成分。但在诗词作品中,主谓宾往往可以省略,这就是所谓不完全句。正是如此,显示出诗词的精炼。因而需要读者去推敲,去探索。这就显出诗词之魅力和诗词的回味无穷。

“我”和“他、她”都是名词的代词。欧德绪先生在《秋夕》:

红(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瑶(天)阶(街)夜色凉如水,坐(卧)看牵牛织女星。     

(注:括号中为不同版本用字)

中,有三说:一曰:宫女,二曰:闺妇,三曰:少女。但从词性上讲,词分专有名词和普通名词之分。也就是说宫女和闺妇都可以是少女,但少女不一定都是宫女和闺妇。少女的情趣,可以是宫中幽怨,也可以是深闺思念。但幽怨和思念并不一定都是少女情趣。中国古代有白马和马之说,用现代汉语言语法,是很容易说清楚的。

在当代诗词中,诗词中的主人公是很明显的。例如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中“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支配“立”的主语明显为“我”,即诗人自己。这个,不仅是明确的,也是整个句子中的唯一的。但有些诗,例如:半山楼主人《试评“老干体”》 一文引用的一句诗文“拜鬼参神怒火烧”的主人公是谁呢?分析一下:支配“拜鬼参神”的应该日本鬼子吧。那么又是谁的“怒火烧”呢?难道也是日本鬼子在“拜鬼参神”时“怒火烧”吗?所以,只能变换主语才能解读清楚。在一个句子,变换主语,即变换抒情的主人公,不能不说是思维逻辑的混乱。

一得之见,敬请诸位,特别是欧德绪先生斧正。

 

附录:欧德绪先生原著

诗词中的抒情主人公一般而言是比较确定的,当然也有见仁见智的作品,如杜牧(一说王建)《秋夕》诗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

      红(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瑶(天)阶(街)夜色凉如水,坐(卧)看牵牛织女星。

      (注:括号中为不同版本用字)

      看前人的解读,其抒情主人公大致有三种:

      一为宫女。作此类解读的最多。谢枋得《注解选唐诗》:此诗为宫中怨女作也。牵牛织女,一年一会,秦宫人望幸,至有三十六年不得见者。卧看牵牛织女星,隐然说一生不蒙幸,愿如牛女一夕之会,亦不可得。怨而不怒,真风人之诗。曾季貍《艇斋诗话》:含蓄有思致。星像甚多,而独言牛女,此所以见其为宮词也。

      二为闺妇。俞陛升《诗境浅说》:为秋闺咏七夕情事。前三句写景极清丽,宛若静院夜凉,见伊人逸致。结句仅言坐看双星,凡离合悲欢之迹,不着毫端,而闺人心事,尽在举头坐看之中。若漠漠无知者,安用其坐看耶?

      三为少女。王相注《千家诗》:银烛,月光也。月光当秋而清冷,斜映于画屏之上,但见萤火如星,流光可爱,轻摇罗扇以扑之。于时天街之上,夜凉如水,银河清浅,牛女星辉,仰天闲卧而玩之。其悠悠自得之趣可见矣。

      对抒情主人公不同的认定,使解读出来的诗意大相径庭。宫女说,读出的是幽怨;闺妇说,读出的是思念;少女说,读出的是情趣。我们无从知道作者的本意是想写谁,其实也不用知道,能在文本中找到依据的解读都有其合理性。至于如何选择取舍,当由读者自定。

      很多作品,其抒情主人公就是,此时对的身份的认定值得注意。这个,是诗人,但更应该看作是文学作品中的形象。诗人自己与文学形象不能完全等同。《千家诗》第一首选的是宋代理学家程颢的《春日偶成》:

      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

      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

      有一本《千年霜月千家诗》解读为:云淡风轻的午日,阳光熙暖,春光明媚,这时候诗人傍着春花嫩柳走过前方的小河,此情此景,也算是相当细腻怡人了。不过,后两句却露出了程朱理学存天理、灭人欲的尾巴——平常人不知道我此时心中的乐趣,还以为我像贪玩的少年儿童一般忙里偷闲游戏玩耍呢。……作为一首诗,这后两句一板脸孔讲道理,就有点意兴索然。

      这样解读,可能太拘泥于知人论世了。一定要把落实为一位理学家,读出作品中的理学道理来,实在有点挖得太深,读得太沉重。反而是古人王相解得轻松:此明道先生自咏其闲居自得之趣。言春日云烟淡荡,风日轻清,时当近午,天气融和。傍随于花柳之间,凭眺于山川之际,正喜眼前风景,会心自乐,恐时人不识,谓余偷闲。”“就是一位沉醉于明媚春光中的长者,何必去纠结他的理学研究呢?

      如果把只认定为诗人自己,那么离开本事就无法解诗了。杜牧《叹花》诗云:

      自恨寻芳到已迟,往年曾见未开时。

      如今风摆花狼藉,绿叶成阴子满枝。

      此诗的本事细说起来太长,概而言之,是杜牧曾痛失一段早年约定的情缘。有解诗者将未能说及本事的理解一概斥之为误解。这好比说一千个哈姆雷特,唯有一个是正确的,其余都错。其实,不知本事者,读出诗中寻春过迟,错失春光的懊恼滋味,并联系自身经历,生出共鸣来,又何误之有。不管有无本事,诗都是可以只从文本来读的。其抒情主人公,就是文本中的那个,至于真实的诗人有何故事,想表达什么,知不知道并不重要。这恐怕也是传统解读方法与现代诠释学的区别所在。

      按照现代诠释学的观点,所谓解读就是将文本锤打成符合自己目的的形状。这个说法似乎有些极端,然而事实却往往如此。诗歌中作为抒情主人公的,有时就会被读者有意无意地忽略掉,他们只在文本中寻找自己中意的东西,对的感受不予理睬。如《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此诗中的,明明白白就是那位对愁而眠者。这个因愁而难以入眠,这才看得夜景,听得钟声,并知道船已到了寒山寺。但是有多少读者在意这个呢?姑苏城外夜行的客船中,了无愁绪的读者早已将取而代之,正沉醉于那明月初落,寒鸟夜啼,秋霜满空,江枫摇叶,渔火点点,古寺钟响的妙境之中。

      杜牧的《清明》也是这样。真不知有多少人在关注那位欲断魂的行人,又有多少人是让自己去踏青遇雨,按着牧童的指点,走进杏花深处的酒家,享受那份清明雨中的别样情趣。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