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季初诗词文集

久客天涯已非客,也称黔岭是家乡。

 
 
 

日志

 
 
关于我

娄季初: 德国汉诺威大学热动研究所访问学者,主攻发电厂“定压”与“滑压”运行经济研究,成果及论文在德国应用和发表。历任技术员、工程师、总工程师、厂长、校长等职。中共党员,高级工程师,中国电机工程学会会员,德国工程师协会会员,省诗词楹联学会会员,“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诗词作品散见《中华诗词》和各省市、香港、纽约等诗词报刊。出版《一得斋诗词文集》一卷。

网易考拉推荐
 
 

诉衷情令·读曾晓莺教授《镇山村访李仁宇墓》有作  

2015-07-03 12:25:18|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诉衷情令·读曾晓莺教授《镇山村访李仁宇墓》有作

    莫忘史册建功人,英雄铸国魂。中华历史灿烂,应靠这批人。    家与国,事同因,理同论,不拘一格,爱家爱国,凝聚精神。

 

附原玉:镇山村访明武德将军李仁宇墓

    记:乙未六月,我随小河诗词协会同仁来到花溪区镇山村采风。

镇山村是一个位于贵阳市花溪风景区天河潭风景区之间的美丽山村。由于这里的山岩都是由层层叠叠的岩石构成,取石头石板相当方便,于是当地山民便就地取材,村中的房屋几乎全是石头搭建,整个村子就像一座石头城堡。这里曾是明代屯兵的地方,旧时称石板哨。村中至今仍保留得有石头城楼、石头城墙以及石头屋、石板路等,就连许多家庭生活用具,诸如碓、磨、钵、槽、缸等等,也都是由石头凿琢或石板搭建而成的。特别是每栋房屋的屋顶,全由石板遮盖。顺着山势,从山脚层层叠叠地延伸到山顶,形成一片灰白色的石屋风景。

镇山村又是一个布依族、苗族混居的山村,以布依族为主,依山而建,傍水而居,风景十分美丽。村前山脚便是碧波荡漾的花溪水库的湖水。镇山村分为班姓、李姓两个村寨,分踞水库两边。主体村寨是班姓村寨,在水库的这面,河对面便是李姓村寨。这两个村寨实际上是一家人。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明朝朝廷派兵入黔“平播”时,江西吉安卢陵县协镇李仁宇奉命领兵进入黔地。李仁宇因有战功,被明廷授四品官职,封为武德将军。他入黔后,先屯驻在安顺。后广顺州粮道开通,李仁宇又携家眷领军转到石板哨镇山建堡屯兵。不久,其妻因水土不服病逝。李仁宇于是入赘镇山,与当地布依女子班氏结婚,生下二子。长子随父姓李,次子随母姓班。这样一代代延续下来,便形成了现在的班、李两个村寨,分别住在花溪水库上游半边山河段两岸的山上。

现在人们说的镇山村,一般都指班姓村寨。来到寨门口,首先见到的是身披盔甲的李仁宇将军和怀抱小孩儿的班氏女相对而视的高大雕像。我们一行人中的邓清福老师见到这雕像,便记起湖对面的李姓村寨中似乎有着李仁宇将军的墓地,但只是听说,却不知道具体位置。于是,安顿下来后,我们中的一行人便下到山脚,租了条船,划过明净的湖水,来到对面的李姓村寨,寻访李将军的坟茔。

也许是有缘,也许是李将军在天之灵的护佑,我们下了船,上到山顶李姓村寨中,正欲四处找人打听李将军墓时,迎面走来一位四十多五十岁的村民,于是邓老师便上前询问。见我们打听李将军的墓地,村民便警惕起来,询问我们寻找墓地做什么。当我们说出了来意,并说明我们是贵阳市诗词学会来这儿采风的诗人,想瞻仰祭拜一下这位明朝将军,参观一下这处名胜古迹时,他才收起警惕的目光,欣然答应带我们前往。路上一交谈,这位村民居然是李将军的十五代子孙!缘分乎?天意乎?

跟着十五代子孙,我们兴致勃勃地向村后的山上走去。在我们的想象中,李仁宇是镇山村班、李二姓共同的祖宗,是镇山村的创建人,又是明朝的四品武德将军,他的坟茔必定是两村人心中的圣地,也必定是镇山村著名的名胜古迹,自然必定修建得十分气派,保护得十分完好。从十五代子孙那警惕的眼神中我们便能感觉到。殊不知,我们跟着十五代子孙走的尽是荒山野地,甚至没有道路,连小路都没有。我们只得从田中踩过,从蓊郁的野草丛中穿过。我们甚至担心,会不会随时有蛇从脚下窜出来。幸好十五代子孙手中拿着把镰刀,他一路走在前面,用镰刀拨开一人高的野草藤蔓,砍断带刺的荆棘,砍出一条路来,我们才得以跟在他身后慢慢向前走去。在这样的路上大约走了十多分钟,我们终于来到了村后山上李仁宇将军的墓地。这里实际上也不算一个墓地了,两三座孤坟均被一人多高的、葱郁茂盛的野草藤蔓所覆盖,没有任何路进去,似乎很长时间没人来过。不到近前,绝对看不到里面还有几座坟墓。如没有十五代子孙的带领,我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更找不到这里。

好在冥冥之中碰上了十五代子孙,终于让我们如愿以偿。在这里,一前一后有着两座坟墓,周围山坡上还有几座不知名的小坟。后面较大的一座便是李仁宇的墓地,墓碑上模糊地写着:明诰武德将军李公仁宇墓,旁边何年何月立的小字则已看不清了。前右侧较小的墓碑据说是李仁宇第二个夫人的坟墓,墓碑上写着:明故诰授夫人班始祖妣。右侧小字则是:公元一九八九年仲春毂旦。左侧小字则是:男:班近、李鹤  山孙等。很显然,此墓不是古代的墓。由此也可推知后面稍大一点的墓也应不是原来的古墓。而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李将军的后代子孙重新立的。至于这里是否是李将军的原古墓遗址,就只有等有心人来进行考古研究了。虽然如此,我们还是仔细地观看、辨认着墓碑上模糊的字迹,抚摸着墓碑上斑斑的苔痕,更感概着这曾经威震一方的明朝武德将军墓的荒凉。这是镇山村班、李两姓共同的祖宗啊,且曾经那么显赫,那么光宗耀祖,为什么就没有人来修葺、整理一下呢?镇山村好歹也是贵阳市一个著名的风景旅游区,是贵州省政府正式命名的“贵州镇山露天民俗博物馆”,而李仁宇将军的墓地,至少也应是镇山村一个拥有400年历史的文物古迹,却这样被遗弃在这荒无人烟的山上,不得不说是当地班、李二姓村民的悲哀,更是筑城有关部门和旅游业的悲哀。“这个墓地你们村有人来祭奠过没有?”我问十五代子孙,“我们每年都要来挂青的。”他说。但看着墓碑周围那葱郁的野草野蔓,起码是有很多年没有人迹的样子,我想,也许是当着外人的面,他不好意思承认罢了。“那村里或者政府为什么不将这坟墓修整一下呢?”我又问,十五代子孙无奈地笑了笑。“没有这个。”他搓着手指比了一下数钱的动作。从他的回答和比划中,我感到了很多说不出的潜台词。

赫赫有名的明武德将军,镇山村班、李二姓共同的始祖李仁宇将军的墓地竟是如此的荒凉和凄清,这是我们每一个人事前想都没想到的。不管此墓是真是假,也不管其中有何原因,既然墓碑上已明确写上了“明诰武德将军李公仁宇墓”,至少就证明不是空穴来风。至少就应该修葺整理一下,使得两村的人每年有个祭祖的场所,使得来镇山村游览的人有个能发思古之幽情的名胜古迹可供瞻仰。再怎么,这也是两村人的祖宗啊。哪怕是自己筹钱,也应该……。然而……。无形之中,我为李将军感到一股莫名其妙的悲哀。

虽然如此。分手时,我们还是向十五代子孙表示了最诚挚的感谢。我们中有人想给他钱以表谢意,被他坚决地谢绝了。唉,淳朴可爱的山民。没有他,也许我们连这个荒凉的墓地都见不到了。

唏嘘之余,不禁写下一首小词以记心中之感:

戍边建堡镇山村,入赘布依门。李班二姓始祖,赫赫带兵人。    撩蔓草,劈荆榛,见荒坟。斑斑苔迹,萋萋野山,长伴孤魂!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