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季初诗词文集

久客天涯已非客,也称黔岭是家乡。

 
 
 

日志

 
 
关于我

娄季初: 德国汉诺威大学热动研究所访问学者,主攻发电厂“定压”与“滑压”运行经济研究,成果及论文在德国应用和发表。历任技术员、工程师、总工程师、厂长、校长等职。中共党员,高级工程师,中国电机工程学会会员,德国工程师协会会员,省诗词楹联学会会员,“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诗词作品散见《中华诗词》和各省市、香港、纽约等诗词报刊。出版《一得斋诗词文集》一卷。

网易考拉推荐
 
 

我诗中的冯玉祥将军和西望山  

2013-08-03 08:15:5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诗中的冯玉祥将军和西望山

去年四月八日,爱妻去世,我悲痛欲绝。多亏诗友对我百般安慰,特别是两次较大的采风活动,把我从绝望中,逐渐拉回到正常生活。

第一次采风活动,是和陈德谦、杨厚楣、秦应康、刘兵(女)和陈全德等到森林公园。采风后我填了一首词:

念奴娇   妻亡后首次森林公园与诗友聚会

花间廊下,总萦怀,刹那别情离绪。桐荫道边青草地,曾与伊人闲聚。靓景如前,繁华依旧,苦恨无卿语。凄风吹过,几丝衰发飘舞。    唯有直面人生,生离死别,千古谁能阻?活到稀年堪足矣,更待文坛呼侣。把酒题诗,登山摄影,沐浴森林雨。克忧防患,起来、一得斋主!

词中描绘了我从绝望到逐渐醒悟的过程。

第二次采风是应息烽县文广局局长朱登麟和诗友龙正祥、陈善姝(女)之约,同杨厚楣、秦应康、刘兵(女)、李忠奉、陈全德、潘学德、李学明等参加息烽县青山乡苗族四月八庆典。接着游览了息烽著名景区西望山。下山之后,写了三首诗。其中一首是:

七律访息烽西望山凤池寺见冯玉祥将军刻石“圣贤气节,民族精神”

山雨潇潇凝翠烟,春风犹带二分寒。

葱茏秀木遮望眼,破旧禅房设祀坛。

击磬唤回忧国志,吟诗激发壮怀丹。

前贤刻石留残壁,读罢铭心鼻目酸。

这首诗除写景、写励志报国之外,还写了一个大人物:冯玉祥。于是就涉及到对冯玉祥的评价问题。

诗虽然断断续续地在几家省级刊物和地方刊物上发表了,但还是收到好心的诗友的告诫:不该称冯玉祥为“前贤”。对此告诫,我也常常反思,甚至心有隐忧,耿耿于怀。直到今年725日,我收到解放军红叶诗社寄来的2013年第2期《红叶》季刊,心里才落实下来。因为在本期诗刊的“缅怀纪念”栏目里刊登了我这首诗,并一字未改地保留了我的结联:“前贤刻石留残壁,读罢铭心鼻目酸。”

冯玉祥(1882.11.61948.9.1)究竟是个什么人?当然不是个马列主义者。他是中华民国时期著名大军阀、军事家、爱国将领和民主人士。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蒋介石为政治目的而拜的诸多结拜兄弟之一。他早年有一定的追随时代前进的倾向,但其政治动机又包含一定的维护个人利益的成分,在宦海沉浮中惯用某些政治权术,一生颇为复杂,虽努力追求进步,但起点低,始终落后于同时代的先进人物。在国民军的政治军事行动中,明显地表现出其统帅作风及特色。我不想罗列他的宦海沉浮经历。我只想探索一下他是不是可称谓“前贤”的风范。

冯玉祥本名冯基善,字焕章。十一岁因家境贫寒失学,只得住在父亲的营盘里自修功课,他的父亲希望替他补上一个兵的缺额,领得一些“恩饷”以补助家庭用度。后来,在父亲朋友的帮助下,以“冯玉祥”三个字为名补了个缺额。

冯玉祥当兵后,逐渐发迹。但从来没有间断过学习,而且学习非常刻苦专一。冯玉祥当士兵时,一有空就读书,有时竟彻夜不眠。晚上读书,为了不影响他人睡觉,就找来个大木箱,开个口子,把头伸进去,借微弱的灯光看书。冯玉祥担任旅长时,驻军湖南常德,每日早晨读英语2小时。学习时,关上大门,门外悬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冯玉祥死了”,拒绝外人进入。学习完毕,门上字牌则换成“冯玉祥活了”。

19338月,在被迫结束抗日同盟军后,冯玉祥离开察哈尔,赴泰山修学。他还采取报告会、讨论会等形式开展学习活动,内容有政治经济学、国内外形势、财政、外交、文学等。他还经常聘请共产党人、进步学者和教育界的知名人士,如李达、邓初民、陈豹隐、陶行知、陶希圣等人,到泰山讲授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政治学原理、国际政治、中国社会问题、中外历史、中外地理、物理、生物、天文等课程。对于冯玉祥的学习精神,翦伯赞曾著文回忆道:“……他除了早晨读圣经和英文不算在内,每天有七小时是坐在教室里做学生。从上午八时到十二时,下午二时到五时,都是他上课的时间。在这个时间内,任何客人都不接见……。”“冯将军对于学习,并不是随便听听而已,而且自己做笔记。”冯玉祥在泰山待了两年多,确实读了不少书,书法也很有长进,尤其是隶书写得不错。之后,他常借助书法艺术抒发情怀。目前可见到的有“抗日救国”,“还我河山”等等;还有一副,颇能看出冯玉祥的生死观、人生观:“现今人死大约不外四种病死老死作亡国奴而被日本人杀死和拼命杀日本鬼子而战死同一死也其价值有天地之分只有打日本死是为国死是重于泰山的死”。

正因为冯玉祥一贯重视读书,所以他具有坚强的名族气节。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积极主张抗日,反对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19335月,在中国共产党的帮助和推动下,与方振武、吉鸿昌等在张家口组织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被推举为总司令,指挥所部将日军驱逐出察哈尔省。8月在蒋派重兵威逼下辞职。19354月被授为陆军一级上将。12月以蒋答应实行抗日为条件,在南京出任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相继任第三、第六战区司令长官,不久受蒋排挤离职,仍奔走于鄂、豫、湘、黔、川等省,积极从事抗日救国活动。

他在贵州活动时,曾两次游览息烽县西望山。息烽城西10余公里处的西望山,从明清以来便因自然风光和佛教文化而闻名遐迩。冯玉祥第一次游西望山,是他去镇远视察关押日本战俘的“和平村”,之后经贵阳返重庆时在息烽短暂停留,当地军政要员不敢怠慢,接风洗尘之后安排他去泡温泉、游西望山。因时间紧,将军只匆匆去了一趟西望山。上山之路极险,据说他坚持不坐滑竿,是自己走上去的。第二次是他来贵阳视察之后又专程去为驻息烽的军警作抗战演说,并在息烽住了两天,当时在赤水老家住闲的“退休”省主席毛光翔也跑来陪同。这一次是冯玉祥主动要求上西望山的。在听完毛光翔及凤池寺方丈的详细介绍之后,挥毫题写了“圣贤气节,民族精神”八个大字。该寺方丈后来请人将之镌刻于壁。这八个大字,目前尚在西望山凤池寺神龛的侧壁上,完好可见。

此外,冯玉祥提倡节俭,反对奢华,要求官兵洁身自好。冯玉祥与士兵一样,穿灰布军装,睡稻草地铺,每餐仅一菜一汤,数十年如一日。在军中严禁吃喝嫖赌,严禁穿着绸缎,甚至严禁吸食香烟,冯玉祥自己也从来不用烟酒待人。

冯玉祥很重视军民关系。他为搞好军民关系。1922年他自编了一首《爱百姓歌》。有一段歌词是:“军人须知爱惜百姓,我之粮饷民所供。食民之膏衣民之脂,遇有祸患我们保。平内乱,御敌扰,不使百姓受苦恼。纪律严,名誉好,军民一体国之宝。”以后他写道:“我在国民军时候,新兵入伍,首先教他们一首《爱百姓歌》,使他们一当兵就知道军民是怎样的关系,那他们以后再不敢欺压良民。而这样国民军也能得到民众的爱护。我想这个歌是有大作用的。”冯玉祥忠诚执行孙中山先生倡导全民植树教训,热心植树造林。他曾在他管辖的范围内,如山西、陕西、内蒙、北京、山东、江苏等地大量植树。他在徐州时,他一边练兵,一边大力种树,他曾针对滥伐林木,破坏植被的行为,写下一首诗:“老冯驻徐州,大树绿油油。谁砍我的树,我砍谁的头。”

如此种种,我认为冯玉祥作为我们的“前贤”是当之无愧的。

话又说回来,为什么我看到解放军《红叶》诗刊登了我的诗,心才落实了呢?这一点不仅是解放军具有崇高的威望,而是解放军红叶诗社领导骨干,正在学习中央办公厅《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诗社在学习的基础上提出了贯彻落实措施。措施包括加强领导,坚守好军旅诗词丛书《红叶》这个弘扬时代主旋律的阵地。切实把好政治关,努力做到政治性和艺术性完美统一。决不允许与中央精神相悖,有错误倾向,格调低下的诗词在《红叶》刊出。

所以,我对冯玉祥将军称前贤的心才落实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