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季初诗词文集

久客天涯已非客,也称黔岭是家乡。

 
 
 

日志

 
 
关于我

娄季初: 德国汉诺威大学热动研究所访问学者,主攻发电厂“定压”与“滑压”运行经济研究,成果及论文在德国应用和发表。历任技术员、工程师、总工程师、厂长、校长等职。中共党员,高级工程师,中国电机工程学会会员,德国工程师协会会员,省诗词楹联学会会员,“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诗词作品散见《中华诗词》和各省市、香港、纽约等诗词报刊。出版《一得斋诗词文集》一卷。

网易考拉推荐
 
 

郑庄公掘地见母  

2011-05-02 10:57:1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庄公掘地见母

春秋时期,郑武公掘突,娶申侯之女武姜为妻。郑武公十四年(前757年),武姜生下太子寤生。郑武公十七年(前754年),又生少子叔段。因为寤生为睡梦中所生,武姜受到惊吓,所以十分讨厌寤生,而溺爱叔段。公元前744年,武公病重,武姜多次劝说武公,立叔段为太子,但都遭到郑武公的拒绝。是年,武公病逝,寤生继承君位,这就是郑庄公。  

庄公元年,武姜请求制地(今郑州市荥阳汜水镇)作为叔段封邑。庄公说:“那里不行,因为制邑地势险要,是关系国家安危的军事要地。”武姜改而威逼庄公把京(今郑州市荥阳东南)封给叔段。京乃郑国大邑,城垣高大,人口众多,且物产丰富,庄公心里不肯,但碍于母亲请求,也只好答应。大夫祭仲进谏道:“京邑比都城还要大,不可作为庶弟的封邑。”庄公说:“这是母亲姜氏的要求,我不能不听啊!”

  叔段到京邑后,号称京城太叔。仗着母亲姜氏的支持,从不把尊君治民放在心上。

  郑武公深知母亲不乐意自己继位,对姜氏与叔段企图夺权的阴谋也清清楚楚,但他却不动声色。叔段在京城的反常举动引起了人们议论,大夫祭仲又对庄公说:“凡属都邑,城垣的周围超过三百丈,就是国家的祸害。所以先王之制规定,封邑大的不超过国都三分之一,中等的不超过五分之一,小的不超过九分之一。现在京城不合法度,您怎么能容忍呢?”庄公很无奈的说:母亲要这样做,我哪里能避开这个灾祸呢?祭仲说:“姜氏哪有满足的时候?不如及早给叔段安置个地方,不要让他再发展扩张。一经扩张就难于对付了。蔓延的野草尚且难除,何况是您受宠的兄弟呢?”庄公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先等等看吧。”

  庄公一次次退让,促使叔段篡国称君的野心日益增长。不久叔段竟命令西部和北部边境同时听命于自己。接着又把京邑附近两座小城也收入他的管辖范围。大夫公子吕对庄公说:“一个国家不能听命于两个国君,大王究竟打算怎么办?您如果要把君位让给太叔,下臣就去侍奉他;如果不让,那就除掉他,不要让老百姓生二心。”庄公则说:“用不着除他,没有正义就不能得民心,迟早他会自取其祸。”   

叔段一再挑战庄公的权威,寻衅闹事。而郑庄公却一次次忍让,难道他真相信不用自己动手上天就会惩罚叔段吗?不是的。这是因为郑庄公作为一国之君,胸怀大略,不能把喜怒挂在脸上。更重要的是庄公知道过早动手,必遭外人议论,说他不孝不义,所以故意让叔段的阴谋继续暴露。

太叔在京城治理城池,囤积粮草,训练甲兵,加紧扩展自己的势力。

庄公二十二年(前722年)在母亲武姜怂恿下,叔段亲率甲兵万人准备袭击郑都,武姜准备开城门接应。庄公得到叔段起兵日期的密报,说:“该是动手的时候了!”即命令公子吕率200辆战车讨伐叔段。京邑百姓闻讯,纷纷背叛叔段。叔段大败溃逃,仓皇出奔鄢邑(今河南鄢陵县西北)。庄公又攻打鄢邑,叔段逃到共国(今河南辉县)避难。随后走投无路而自尽。

庄公对母后武姜十分恼恨,一气之下,把她逐出国都,软禁在城颍之大陵邑(今河南临颍之巨陵村)。还发誓说:“不及黄泉,勿相见也!”

郑庄公为什么把母后武姜安排在大陵邑呢?原来郑庄公是个非常讲孝道的人,他在郑庄公十四年,就到过大陵邑,知道哪里滨临颍水(根据考证:今日之巨陵村正位于古颍河北岸,史书上亦称颍阳,后期许多历史名人曾隐居于此。如:唐朝诗人刘方平,李颀等。),风景优美,物产丰富。相信母亲在那里能够安度晚年。但武姜毕竟是自己的母亲,郑庄公不久又后悔起来。他既思念母亲,又不愿违背誓言,就叫人在今郑州市新郑洧水南岸修筑了一座高大的土台,思念母亲时,就登台向城颍方向眺望。后来人们就把这夯土台叫“望母台”。

当时在城颍有个人称颍考叔的地方官,非常勤政爱民。他热爱颍河岸边的田园风光,常和农民一起边耕耘、边唱歌。他看破了庄公的心思,于是便捉了几只猫头鹰献给郑庄公。并对郑庄公说:“这种鸟十分不孝,不但不知报答母亲养育之恩,反而啄食自己的母亲。”庄公不语,便用烤羊来招待他。颍考叔随便吃了一点,便把好肉包起来藏在袖子里。庄公问他何故?他答道:“家有老母,还未曾吃过主公赏赐的肉呢!”庄公听罢大惊,长叹了一口说:“你有孝心,可孝敬母亲;我也有孝心,却无母可孝哦!”颍考叔假装不解。于是庄公便把不能见母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颍考叔说:这个好办,我又一个办法:在大陵邑对岸,有大陵。在陵上掘地至泉水,然后修行宫于内。让你们母子在宫内相见,岂不是两全其美。庄公听后非常高兴。随即批了一笔资金,让颍考叔去办理。

不久,地宫竣工。颍考叔边在新建的宫门上挂上一块“黄泉宫”的匾额,然后迎接郑庄公和武姜在“黄泉宫”相见。自此,母子团圆,其乐融融。

2011年4月回河南探亲时收集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