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季初诗词文集

久客天涯已非客,也称黔岭是家乡。

 
 
 

日志

 
 
关于我

娄季初: 德国汉诺威大学热动研究所访问学者,主攻发电厂“定压”与“滑压”运行经济研究,成果及论文在德国应用和发表。历任技术员、工程师、总工程师、厂长、校长等职。中共党员,高级工程师,中国电机工程学会会员,德国工程师协会会员,省诗词楹联学会会员,“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诗词作品散见《中华诗词》和各省市、香港、纽约等诗词报刊。出版《一得斋诗词文集》一卷。

网易考拉推荐
 
 

学习甲秀楼长联札记  

2010-06-09 14:25:2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习甲秀楼长联札记

文/娄季初

甲秀楼由贵州巡抚江东之始建于明万历二十五年(1598年),是贵阳市标志性(市徽)建筑。清末举人刘蕴良所撰长联脍炙人口。但长联几经传抄,形成许多版本。我主要根据下面这四个版本,谈谈学习心得:

一、《贵州公报》版。发表于民国四年一月廿四日。

五百年稳占鳌矶,独撑天宇,让我一层更上,茫茫眼界拓开。看东枕衡湘,西襟滇诏,南屏越峤,北带巴夔,迢递关河。喜雄跨两游,支持起中原半壁。却好把乌蒙箐扫,马撒碉隳,鸡讲营编,龙香险扼,劳劳缔造,装构成笙歌间里,锦绣山川。漫云竹壤偏荒,难与神州争胜概。

数千仞高凌半渡,永镇边隅,问谁双柱重镌,滚滚惊涛挽住。忆秦通僰道,汉置牂牁,唐靖苴兰,宋封罗甸,凄迷风雨。叹名流几辈,销磨▉旧迹千秋。到不如月唤狮冈,霞餐象岭,岗披风峪,雾袭螺峰,款款登临,领略这金碧亭台,画阁烟景。恍觉蓬州咫尺,频呼仙侣话游踪。
二、《贵山联语》版。民国十二年向知方辑。
五百年稳占鳌矶,独撑天宇,让我一层更上,眼界拓开。看东枕衡湘,西襟滇诏,南屏粤峤,北带巴夔,迢递关河。喜雄跨两游,支持岩疆半壁。恰好马撒碉隳,乌蒙箐扫,艰难缔造,装点成锦绣湖山。漫云筑国偏荒,难与神州争胜概。
数千仞高陵半渡,永镇边隅,问谁双柱重镌,颓波挽住。忆秦通僰道,汉置牂牁,唐靖苴兰,宋封罗甸,凄迷风雨。叹名流几辈,留得旧迹千秋。对此云送螺峰,霞餐象岭,缓步登临,领略些画阁烟景。恍觉蓬州咫尺,招邀仙侣话游踪。
三、《贵阳文物》版。发表于1981年创刊号,李独清提供1936年抄稿。
五百年稳占鳌矶,独撑天宇,让我一层更上,眼界拓开。看东枕衡湘,西襟滇诏,南屏粤峤,北带巴夔,迢递关河。喜雄跨两游,支持岩疆半壁。应识马乃碉隳,乌蒙箐扫,艰难缔造,装点成锦绣湖山。漫云筑国偏荒,莫与神州争胜概。
数千仞高居牛渚,永镇边隅,问谁双柱重镌,颓波挽住。忆秦通僰道,汉置牂牁,唐定矩州,宋封罗甸,凄迷风雨。叹名流几辈,留得旧迹多端。对此象岭霞生,螺峰云拥,缓步登临,领略些画阁烟景。恍觉蓬州咫尺,拟邀仙侣话游踪。
四、人民日报出版社于1989年5月出版的《中华对联鉴赏》375-376页。

五百年稳占鳌矶,独撑天宇,让我一层更上,眼界拓开。看东枕衡湘,西襟滇诏,南屏粤峤,北带巴夔,迢递关河。喜雄跨两游,支持岩疆半壁。恰好于矢碉隳,乌蒙箐扫,艰难缔造,装点成锦绣湖山。漫云筑国偏荒,莫与神州争胜概。
数千仞高临牛渚,永镇边隅,问谁双柱重镌,颓波挽住。忆秦通僰道,汉置牂牁,唐定矩州,宋封罗甸,凄迷风雨。叹名流几辈,留得旧迹千秋。对此象岭霞生,螺峰云拥,缓步登临,领略些画阁烟景。恍觉蓬莱咫尺,拟邀仙侣话行踪。

对照这四个版本,第一个版本206字(其中下联有一“▉”符号,表示此字详不可考),第二、三、四个版本都是174字。后者之所以比前者少32字,一是省却了几个虚词,如上联的“茫茫”和下联的“滚滚”省略了;上联的“恰好把”的“把”字省略后,下联的“到不如”改为“对此”又各省了一个字;上联”支持”后面,去掉“起”字,下联去掉“▉”符号;二是上下联各省了两个事件:上联是“鸡讲营编,龙香险扼”,下联是“月唤狮冈,岗披风峪”(有的版本为凤峪)。这样就刚刚省了32字。

此联概括了甲秀楼的地理位置,贵阳的山川风貌和贵州的历史源流。我作为一个学工科的外地人,要读懂它,是非常困难的。于是便逐字逐句的学习。

甲秀楼建在贵阳南明河中的一块叫鳌矶的岩石 (这块石头酷似传说中的巨鳌) 上。长联的作者刘蕴良,字玉山,号我真。生于1844年,卒于1914年。甲秀楼建成,到刘蕴良去世,也不过三百多年,因而“五百年”应是个约数。但该楼经历了六次大规模的修葺,仍稳占鳌矶,矗立于天地之间,确实是事实。

“一层更上”,显然是取自王之涣的《登鹳雀楼》诗的意境。既已登高,当然就眼界大开,看的远了。由甲秀楼向东看,是衡山和湘江,即湖南;向西看是滇和南诏古国,即云南;向南看是两粤和峤岭,代指广西;向北看是巴郡和夔州,代指四川。作者用了“枕、襟、屏、带”四个词把甲秀楼和四个省份联系起来,足见其遣词练字的诗词功底。喜雄跨两游中的“两游”指的是什么,一说是两游即两河,指长江和西江。另一解则说是指长江和珠江。长江和珠江的分水岭有一段在贵阳市的桐木岭。甲秀楼雄跨长江和珠江,则毫无疑问了。“支持中原半壁”或“支持岩疆半壁”应该是一个意思,在文学作品中,常用“江山”、“河山”、 “山河”、“湖山”等代表国家版图,作者在这里用了“岩疆”,不落俗套,而含义相同,都说明包括贵州在内的大西南和中原休戚与共,是国家的领土,半壁江山。于是就自然而然地引出当时统治者平定“叛乱”,抵御可能造成分裂的四个历史事件:
1.  乌蒙箐扫:箐,是竹林,但这里不能按竹林解释。它相当与北方的村庄或地域。有一个版本把这一句写成:“猪拱箐扫”,意思就是指同治六年(1867年)统治者镇压(扫荡平定)了乌蒙山地(威宁、毕节)猪拱箐地区的少数民族起义。现在毕节市青场镇尚有猪拱箐清代苗族起义遗址。

2.    马撒碉隳:“马撒”是什么意思?我没有查到。但下面的版本中分别有“于矢碉隳”和“马乃碉隳”。于矢是古地名,在今日的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至于“马乃”一词就更明显而具体了。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兴仁县有个高山草原叫放马坪草场,草场中有马乃兵营。清顺治十七年(公元1660年),马乃兵营土司龙吉兆率四境彝众抗清,兵败后被吴三桂杀于昆明。马乃兵营的碉堡,也就被隳(毁弃)了。

3.  鸡讲营编:没有查出出处。从字面看,好像是一支少数民族武装被收编了。

4.    龙香险扼:如果在英特网上搜索“龙香险扼”,就能找到许多甲秀楼长联和龙番险扼的帖子。“番”古时通蕃(音bo),古代西南地区少数民族。但为什么称为“龙蕃”?就不得而知了。我想,香和番,从字形上看十分相似。说不定“番”为“香”之误。于是,我便想起了明朝洪武年间活动在贵州大定(今大方县)云龙山一带的少数民族领袖奢香夫人。洪武十四年(1381年)九月,明太祖朱元璋命颍川侯傅友德,永昌侯蓝玉,西平侯沐英,率师从四川、湖南两路出发,经贵州讨伐盘踞在云南的元蒙割据势力。云南和黔西北一带的土酋勾结,屯兵固守,阻止明军征讨。奢香夫人审时度势,以国家统一为重,不卷入分裂割据旋涡,主动贡马、献粮、通道,支持明军伐云南。使明王朝实现了对西南边陲的统一。奢香夫人为国家的统一,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奢香夫人还主持开辟的驿道,“龙场九驿”是奢香夫人为国为民建树煌煌业绩中的一座丰碑。明王朝把奢香夫人当作巾帼功臣。明太祖朱元璋曾这样称道:“奢香归附,胜得十万雄兵!”

甲秀楼长联的作者刘蕴良是清朝学者,我们不能要求他以现代思想对待少数民族。但如果他把云龙山的奢香夫人也看做是“险”而曾须被扼制的话,那就太违背历史了。所以“龙香险扼”或“龙番险扼”的真正含义是什么,还有待进一步的探讨与学习。更何况“龙香”事件,发生在明朝,与清朝无甚干系。因此,后面的几个版本删掉“鸡讲营编”和“龙香险扼”也在情理之中。
在艰难的“扫荡”之后,虽人世升平,湖山锦绣,但贵州偏荒落后,仍不能与中原发达地区相比。刘蕴良毕竟是走出过大山的人,眼界拓开,没有“夜郎自大”的思想。
下联首句“数千仞高凌半渡”,各版本差异较大。上面的第二个版本为“数千仞高陵半渡”,第三个版本为“数千仞高居牛渚”,第四个版本为“数千仞高临牛渚”,现挂于贵阳甲秀楼、由王萼华于1986年10月书写的为“数千仞高陵牛渡”(见附图)。牛渡和半渡是什么意思,我都没有查出来。而“牛渚”是一座山,也不在贵阳,而是在安徽省当涂县西北长江边。古代称自南京至江西一段的长江为西江。牛渚山也在西江这一段中。李白有一首《夜泊牛渚怀古》诗:“牛渚西江夜,青天无片云。登舟望秋月,空忆谢将军。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明朝挂帆去,枫叶落纷纷。”说牛渚山高数千仞,并不为过,而甲秀楼的基座螯矶,在南明河畔,并没有和当地地平面有多大的高差。如果说它高数千仞,未必过于夸张。然刘蕴良精通诗词,熟悉地理,他把南明河比作长江,把螯矶比作高数千仞的牛渚山,也在情理之中。书写甲秀楼长联的王萼华先生,是学习历史专业的,曾任贵阳志总编纂,是我当时的诗词老师。1986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说,现任贵州诗词楹联学会会长赵西林先生,是贵阳市主管文教的副市长。王萼华先生书写长联并被允许高挂于贵阳市标志性建筑上,肯定要经过赵西林先生的审查和批准。因而,对“数千仞高陵牛渡”一说,我不敢妄评。至于“陵”、“凌”,“临”三字的读音,贵州人不能区别前鼻音和后鼻音,因而很容易混淆。除“陵”而外的“凌”,“临”、“居”都是可以理解的。
这一小段共四句。“数千仞高临牛渚,永镇边隅,问谁双柱重镌,颓波挽住。”既写景,也抒情,最能表达作者的思想。甲秀楼坐落在鳌矶,像矗立在数千仞的牛渚山上,永远维持着大西南的安定,而谁还能像鄂尔泰那样,再镌刻双柱的铭文,力挽颓波狂澜呢!
我们今天如何来理解这段文字,涉及到对鄂尔泰的了解和认识:鄂尔泰,满族,1680生。六岁入学,二十岁中举后即入仕途。然而仕途淹滞不进,官场不利。1721年, 他四十二岁,作诗自叹:“揽镜人将老,开门草未生。”,“看来四十犹如此,便到百年已可知。”表达对前途的悲观。他绝没有想到后来官运有了转机:雍正元年(1723)正月,他被任命为云南乡试副主考,1725年晋升为广西巡抚。在赴任途中,改封为云贵巡抚,行使总督实权。1726年正式任命为云贵总督,加兵部尚书衔,1728年改任为云贵广西总督。

1726年始,鄂尔泰便数次上疏﹐全面阐述改土归流的必要﹐奏请立即推行。他的建议得到雍正帝的赞赏﹐并令其悉心办理。

改土归流是指改土司制为流官制。土司即原民族的首领,流官由中央政府委派。是历史上一项重要的吏治改革。然而这场改革,并不是狂风暴雨式的运动,而是很有策略的。鄂尔泰主张“对不法土司用计擒为上﹐以兵剿为次;使其自动投献为上﹐勒令纳土为次﹔既要用兵﹐又不专恃用兵。”他还调整云﹑贵﹑川等省边境的不合理的行政区划﹐以便统一事权。

改土归流所涉及的民族很多﹐有苗族﹑彝族﹑布依族﹑侗族﹑瑶族﹑水族等。云南﹑贵州改土归流的目标﹐到1731年已基本实现。

在改土归流实施过程中,不法土司负隅顽抗和鄂尔泰的镇压是时有发生的。但这与镇压少数民族的起义绝不能相提并论。

改土归流废除了土司制度﹐是中国历史上一项重要吏制改革。它减少了不安定因素﹐加强了中央政府对边疆的统治﹐对中国多民族国家的统一和经济文化的发展有着积极意义。

清朝末期,官场腐败。刘蕴良讴歌“双柱”,呼唤再度整顿吏制,表现出极大的支持改革的勇气,无可非议。至于双柱上铭文,我们一般百姓已经读不到了。1959年,贵州省人民政府以其内容不利于民族团结为由,将双柱移存于博物馆了。

接着,写贵州建制的历史沿革,说明自秦汉以来,贵州就纳入中央的管辖,神州的版图。而甲秀楼周边有狮子山,黔灵山,凤凰山和扶风山,如果和朋友一起缓步登临,静心地欣赏甲秀楼的金碧亭台,画阁烟景,真像到了蓬莱仙境一般。作者把自己的思想感情交融与历史、地理与风物之中,表现了潇洒,飘逸,豁达而有理想的情怀。

篇幅所限,我还想简短地再说两点:最近大兴旅游。很多旅游者写了游记。而多数旅游者引用的甲秀楼长联,并不是当今悬挂在甲秀楼上的长联,而是我提到的第一个版本。至于,刘蕴良的是何许人?一说贵阳,一说安顺。这个问题,让专家们去考证吧?

学习甲秀楼长联札记 - 娄季初 - 娄季初诗词文集

 

学习甲秀楼长联札记 - 娄季初 - 娄季初诗词文集学习甲秀楼长联札记 - 娄季初 - 娄季初诗词文集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