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娄季初诗词文集

久客天涯已非客,也称黔岭是家乡。

 
 
 

日志

 
 
关于我

娄季初: 德国汉诺威大学热动研究所访问学者,主攻发电厂“定压”与“滑压”运行经济研究,成果及论文在德国应用和发表。历任技术员、工程师、总工程师、厂长、校长等职。中共党员,高级工程师,中国电机工程学会会员,德国工程师协会会员,省诗词楹联学会会员,“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诗词作品散见《中华诗词》和各省市、香港、纽约等诗词报刊。出版《一得斋诗词文集》一卷。

网易考拉推荐
 
 

雏凤清于老凤声  

2009-06-15 09:07:2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雏凤清于老凤声

----兴仁一中《校园清音》选读后

《贵州诗词》2009年第5期,刊登了从兴仁一中《校园清音》选出的诗词共19首。其中:七绝10首,七律5首,五律1首,词3首;除五律采用旧声韵外,其余全部采用新声韵。

本来,我不太在意这个栏目。兴仁的诗友来邮件说。第5期把兴仁误登成兴义了,让我通知《贵州诗词》编辑部更正。这才引起我的注意,并认真读了这些诗词。并把这组诗词全部登录到《贵州诗联》网。

这不是为了表示歉意,而是因为这确实是一组好诗。

第一:平易自然,文字通顺

平易自然,文字通顺是一种诗词风格,也是对诗词的最低要求。目前有一种倾向,把诗写的意境朦胧,用辞晦涩生僻。好像越难懂越是好诗。把诗变成了“个人的独吟”,“小圈子内的玩物”,大众看不懂,于是读者越来越少。这种现象,新诗有,格律诗也有。与此相反,像杨鑫的七绝·东湖农家:“城东湖畔几农家,袅袅炊烟映晚霞。白鹭低飞惊翠柳,短笛韵里话桑麻。”读之朗朗上口,明白如话,韵味十足。

第二:遣辞大胆,注意炼字

炼字是写诗词一种技巧,运用这种技巧,就能写出好诗,就能出警句。例如刘伟的“七绝·育林赞”,首句为“林深似海秀群峦”。这个“秀”字,本来是形容词,这里做“使动词”使用,就是“炼”出来的。文勇的七绝·校园春景的首句“园内长藤绿上墙”,也是经过一番苦心炼出来的。我读到“绿上”时,即想起了刘禹锡的“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名句。记得有一次和一位大学老师谈德语。这位老师说:德语有“可分动词”,中国没有,因而很难讲。我说不然,中国也有可分动词,如“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中的“上绿”和“入青”就是。他琢磨了一会,同意了。“绿上”也是个动词。这句诗是说,校园内长藤爬上去,把墙绿化了。因而也是“炼字”炼出来的。

第三:开始运用形象思维

关于形象思维,我们学会已经进行过多次讨论。这是包裹诗词创作在内的一切文学创作的基本手法。余江猛在“七绝·咏粉笔”中写道:“乐著华章书大义,酸甜苦涩总开眉”。粉笔怎么会“乐”?怎么会“开眉”?这分明是借粉笔的形象来歌颂手拿粉笔、孜孜不倦、百折不回的老师们。在我前面提到的七绝里,作者运用了“袅袅炊烟”、“白鹭低飞”、“短笛横吹”等形象,如形如绘地烘托出东湖农家的浓郁气氛。这些都是值得赞扬的。

第四:基本功扎实,格律工稳

我仔细校对了这19首诗词的格律,除发现向俊诚“七绝·群英颂”中“血染战旗固疆土”一句的格律值得商榷外,其他都是很严格的。值得一提的是:在几首律诗中要求对仗的颔联和颈联,写的非常凝炼。如:叶鸣飞的“蜂才入蕊花蝶至,鸡正觅食黄犬追”,赵鹏的“细雨缠绵织碧锦,晓风和煦绘青山”。这些都是炼字、炼句的结果。唐正丹的词“如梦令·送别”,设计了一个“夜深霜重月如钩”的场景,离别时心情沉痛的说:“秋月春花谁共?”使我不由想起柳永的名句:“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所有这些都说明了作者们有扎实的诗词基本功。

第五:用典恰当,藏而不露

运用典故,是使诗词精练的主要方法。龚雪莲的“七绝·奋斗”中引用了《战国策·秦策一》:“读书欲睡,引锥自刺其股”和《三字经》中“头悬梁,锥刺股”典故,激励自己发奋攻读,省去很多表决心的文字。刘勇的“七绝·微光苦读”中“迢迢路漫日生光,枫叶凌寒独傲霜。上下寻求学子路,黉门桃李斗芬芳。”化用了楚辞中“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名句,用典藏而不露。

第六:也得吹毛求疵几句

我说这是一组好诗,是就整体而言的。并不是说它完好而无瑕疵。前面提到刘伟的“七绝·育林赞”,尾句为“花开花谢不知年。”“花开花谢”本来就是岁序交替的形象描写,怎么会“不知年”呢?作者大概是想写“不记年”的,但“记”为仄声,失律了,故改为“不知年”。反而因律害意了。如果稍微调整一下,也许就解决了:山色湖光四季鲜,林深似海秀群峦。育林荒野经风雨,花谢花开不记年。何国云的“金秋悦”首句为“蝉鸣自古不开怀,”不知出自什么典故。以“不开怀”统领全篇与“金秋悦”的整体气氛很不协调。“血染战旗固疆土”的实际音韵是:仄仄仄平仄平仄。这可能是运用了拗句:仄仄平平仄平仄。但这种句式的第三字是不能可平可仄的,因而“战”字出律了。另外,还有一首王凯的“七律·情愫”诗。我看了几遍,都没有理出个明白的思路。总觉得意象零乱,没有一个清晰的脉络。建议作者结合自己在校的实际生活,进行认真修改。

另外,关于“声韵教学”,还想提一下。

兴仁一中的老师们在学生中推广新声新韵格律诗词,付出了辛勤的劳动,成果是有目共睹的。用新声新韵写格律诗词也能写出好诗,这也被兴仁一中的经验所证明。但兴仁一中毕竟是所学校,她的工作对象是学生。学生与一般的诗词学会会员不同,他们是中华文化的承前启后者,如果在学生中只推广新声新韵,不让学生了解旧声旧韵,这对学生欣赏和研究、继承中国古典文化是相当不利的,甚至形成中国文化的断层。

我们学会在组织这次学生诗词大赛的通告在英特网上发表后,就有人对学生只准使用新韵,使用旧韵扣分的规定,提出批评和担心。

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马凯二00八年十月二十日在“中华诗词终身成就奖”颁奖暨五位诗家作品集首发仪式上指出:“要处理好继承和创新的关系。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在创新的过程中更好的继承,两者必须兼重。”所以,我认为,对于声韵教学,应该倡导学生“知旧用新”。就像对待繁体字,学生用“简”,但必须能够“识繁”一样。

以上这些读后感,也可以说是学习心得,不当之处,望各位方家不吝赐教。我在文章的最后,提出了古典诗词的音韵教学问题,是针对学校的,不是针对学会的。至于这篇心得的题目:雏凤清于老凤声。只是为了强调一个“清”字。清于不是等于,也不是高于或低于。而只是为了与兴仁一中《校园清音》的“清”字相适应,没有对包括我本人在内的“老凤”任何贬义。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